老姚的戏剧人生

2017-10-14 12:27   来源:龙海网   编辑:王键    
字体:【

  阅读剧本

  前些日子,老姚邀请我去看他的一部新戏,戏名叫《生命》,演的是抗日烽火中八路军战士护送一批孕妇转移的动人故事。

  老姚说,这部戏他十四年前就开始创作,近段时间龙海芗剧团刚排练出来,是“磨”得比较细的一出戏,准备参加省戏剧会演。

  说戏

  去年12月12日,现代芗剧《生命》如期在福州凤凰剧场上演。我注意观察了一下,剧场内座无虚席,整个演出过程无人退场,精彩处掌声如潮,动情处唏嘘不止,剧情深深地吸引了所有评委和观众,尽管他们有的听不懂闽南话,但借着字幕和对艺术的理解,他们沉浸在老姚的剧情里,陶醉在芗剧优美的唱腔和音乐中。当演到八路军战士击退日寇,几十个孕妇在战火中成功转移并诞生新的生命,此时大幕徐徐降下,全场爆发出如雷的掌声和激动的欢呼声!我心里想,老姚又成功了!此戏要得奖啦!

  《生命》剧照:新生命诞生

  众望所归,现代芗剧《生命》获得26届福建省戏剧会演最高奖——剧目一等奖。同时获得剧本、导演、作曲三个单项一等奖和两个演员金奖。演出结束,老姚高兴得像个得到礼物的孩子,拉着我在舞台上合影。

  《生命》剧照:孕妇队冒雪转移

  老姚出生在龙海紫泥镇溪墘村,小时候得过一场大病,高烧不退,多方求医无效,家人无可奈何地把他放在床上等死,最后居然活了过来,但因骨结核,自小落下残疾,只能靠着一根拐棍走路。七岁那年,家乡解放,他被送入小学堂就读,聪明伶俐的他学业很好,但却受到一些顽童的耻笑和欺负,他有了退学的心思。还好班主任吴老师特别疼爱他,给他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用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故事开导他、激励他,教他做个自强自立的人。从此,他拄着拐棍,仰起头,走自己的路!1960年上初中时,就在《闽南日报》上发表文章。先后获得1990年福建省“五一劳动奖章”,1992年福建省“自强模范”等称号。目前是国家一级编剧。

  也许是受家庭影响和熏陶,老姚对芗剧创作情有独钟。听老姚说,他父亲喜欢打“嗒鼓仔”,舅舅喜欢拉“大广弦”,“嗒鼓仔”和“大广弦”都是芗剧表演的主要乐器,家人经常自拉自唱,老祖母还曾经捐了两担谷子资助剧团。他小时候也喜欢听戏、学戏,曾经听过芗剧一代宗师邵江海唱戏。他们一家老小都是戏迷。

  老姚在芗剧剧本写作的路上,一路进发,从不停歇:1979年与魏乃聪合作创作现代歌仔戏《双剑春》晋京参加建国三十周年献礼演出,1987年与人合写创作古装戏《月里寻夫》参加省十六届戏剧展演,1990年创作芗剧《侨女英魂》晋京演出,1993年创作古装芗剧《疯女恋》参加海峡两岸首届戏剧节,1999年创作现代芗剧《忠诚谱》和《龙江人》先后参加福建省庆祝新中国成立五十周年献演和省第二十一届戏剧会演……

  2005年到海南少数民族地区采风

  2006年,福建文艺音像出版社专门到龙海拍摄老姚创作的十部芗剧电视片。

  2008年,老姚又一部剧作选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发行。

  2013年,年逾古稀的老姚作为芗剧界唯一代表,应邀赴台参加“闽台民间国际戏剧学术研讨会”。

  老姚身残志不残,在戏剧创作的舞台上,演绎着精彩人生:从事创作五十年来,为百姓写戏,写百姓爱看的戏,共创作或改编芗剧剧本一百多部,有十多部戏获得国家级、省级创作奖项,是一位专家认可、观众点赞的草根剧作家,1997年被破格晋升为国家一级编剧。

  老姚是个对社会敏感而有责任心的艺人。前些年农村盛行“六合彩”赌博,他很快创作了一个讽刺小品剧《超级顾问》,写的是一个傻里傻气的小子,吵着要吃肯德基,痴迷于押六合彩的赌徒,听后像是来了灵感,赶快押了十二生肖属鸡的年龄数字,凑巧中奖,之后跟着傻小子的“旨意”不停猜测押注,结果输了个倾家荡产;前些年,市里搞春节团拜会,老姚先后创作的《嬉闹新婚》《八仙游龙海》等情景剧成为每年慰问演出的重头戏。很多单位都来请老姚创作剧本,以便宣传国计民生,老姚总是欣然接受,不计报酬。

  老姚说,戏剧创作如女人生孩子,甘苦自知。一部戏中,他要同时“生”出几个甚至几十个性格迥异、命运不同的“孩子”出来,还要让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在剧情中,有矛盾冲突,有高潮迭起,有命运归宿等。有时要一口气伏案好几天,随着剧中人时而开怀大笑,时而伤心落泪;有时要连续几个月躲在乡下写作,废寝忘食,数易其稿。随着年纪大了,老姚患有“三高”(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家里人经常劝他保重身体,享受晚年幸福,但老姚总安慰家人说:“写戏是一种快乐,如果停笔不写,会得老年痴呆症。”

  老姚性格随和,平易近人,有大家风范。跟老姚侃大山,会感到他的憨厚和幽默。社会上有些人认为剧团里那些演员都是情感丰富的人,说稍不留神容易恋情泛滥。我们曾经和老姚开玩笑,你在剧团大半生,是否有个相好的“小旦”?老姚说,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演员们在舞台上演绎喜怒哀乐,就如平常人在生活中,也有“你侬我侬,忒煞情多”。至于他是“手有铁拐一支,家有‘老旦’一个”,说完仰头哈哈大笑,不置可否。我们开玩笑说:除了你亲生儿子,小镇石码和乡下紫泥也真的找不出跟你有点相貌相似的后生呀!老姚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