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如绿茶

2017-10-14 12:03   来源:龙海网   编辑:王键    
字体:【

  盛夏已至,小城石码端的是繁花似锦!

  各色鲜花次第开放,美不胜收。温婉淡雅的蓝花楹刚轻移莲步徐徐离去,娇艳如火的凤凰花就隆重登场了,赤诚浓烈无怨无悔地尽情绽放,点亮了一城风景在荼靡之后华丽谢幕,现如今明艳妩媚的黄金樱正主政全城,满树繁花美得让人如痴如醉,真是满城尽带黄金甲!

  小城花事更迭纷纷扰扰,风景固然绝好,可这喧嚣繁华竟让我有些审美疲劳了。于是常常渴望有一片翠绿的竹林供我凝视,养我疲倦的双眼,有一方安静的水岸任我向隅而坐,安放这一颗叮叮当当的心。

  我常常思念着一个地方。那儿的天空纯净蔚蓝,那儿的空气清新可人,那儿有簌簌而吟的竹林,有小船悠悠、青草茵茵的渡口。

  这种相思,是否叫做乡愁?我不敢确认。

  我一直以为,乡愁是“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的眷恋惆怅,是余光中“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的家国情怀,倘若我这小小的思念亦可称做乡愁,我将不胜惭愧,恐有高攀之嫌。

  那个地方,只不过是我幼年随父母上山下乡呆过三年的小山村,她的芳名叫做东泗乡松岭村,与我老家海澄以及现住地石码同属龙海县辖内。我哪来的背井离乡?可我思念着她,确确实实、真真切切地拥有思乡的怅惘。

  一九八零年七月一个愁云惨淡的早晨,在城里医院住院已久的父亲处于弥留状态,妈妈捎来口信让我们去见最后一面。这个变故使我们匆忙结束上山下乡的生活,急急踏上返回老家海澄的路。当那载着祖母、姐姐、我以及全部破烂家当的拖拉机呼哧哧地驶离村庄时,看着频频招手送行的阿婆阿姨和小伙伴们渐行渐远,未经离别的我流下了不舍的泪水。幼小的我以为自此已经踏上不归之路,今生将再不能重返这方热土了。松岭村离海澄大约有三十里之遥,换作今天,开车三十分钟可达,但在那个交通工具主要依靠自行车及拖拉机的年代里,在一个懵懂无知的十岁孩童眼中,这段路途即是遥不可及的漫漫长征之途。

  于是我在心中界定了这个地方是我的家乡,我朦胧地也有了思乡的忧愁。

  回城以后,在那些凤凰木花开满树的夏天,每到晚上我就小尾巴似的粘着祖母,搬了小板凳坐在临街的家门口,于满天星斗的夜空下缠着祖母讲故事。那时祖母还不到六十岁,很是精明强干。她一边摇动手中的蒲扇忽啦啦地为我扇风,一边绘声绘色地讲着芗剧故事给我听,讲的都是一些少小受苦受难日后大富大贵衣锦还乡的人物励志故事,比如杀猪状元、吕蒙正、狸猫换太子啦等等等等。我听得入迷,在星空下开始幻想有朝一日我也能衣锦还乡!我在脑海中编写着剧情:一个遍身绫罗锦锈的千金小姐神气活现地骑着一匹小白马,回到了隔着千山万水的松岭村。这个千金小姐金榜题名高中状元了,皇上恩赐回家省亲!小姐身后跟随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小丫环,她们每人手里捧着一个大托盘,里面琳琅满目都装着好东西,有吃的、用的、玩的,还有闪闪发光的金银珠宝,那是要送给松岭村小伙伴们的礼物......这个千金小姐就是我呀!想着想着,不知不觉我就头枕着祖母的膝盖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这年夏天的梦很长很长,至今忆起,我仍然为童年的自己所感动,那时我是多么想回去看看啊.....

  小山村烙印着我童年的往事,虽短暂却不可复制,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光。

  祖母、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我们一家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虽贫穷却不缺少欢笑。威严的祖母是一家之主,连爸爸也怵她三分。有一次爸爸教训顽劣的哥哥出手狠了些,护短心切的祖母竟满巷子追着要打爸爸,害得爸爸狼狈不堪落荒而逃,此事后来成为全村笑柄....勤劳的妈妈早出晚归地在田间忙碌,年年被村里评为劳动模范,获得一大堆锄头、镰刀、毛巾等奖品,妈妈将之视为无上荣誉....哥哥小升初考取全公社第一名,这可能是平生落魄的爸爸人生唯一亮点....大我二岁的姐姐居然会给母猪接生,还搞来一根管子给窒息的猪宝宝做起人工呼吸....隔壁的篮阿公在山里拾得一个海峡东岸飞来的热气球,如获至宝地带回家,打开后分给我们压缩饼干和传单,当天晚上就被公社来人叫走办了学习班....

  那个贫穷的小村庄在我心里深深扎根,一刻不能忘怀。我常在泪眼朦胧里看见这样的场景:一抹夕阳下,袅袅炊烟里,年青的阿妈微笑荷锄归,英俊的阿爸急急蹬车回,一路车铃响。在那遗世独立的山村一隅,有三个年幼的孩子,在眼巴巴地等着爹娘归。

  哦,我的山村我的家,我永远渴盼上岸的渡口。

  如今我住在县城石码,这个小城很宜居,风景优美鲜花盛开,各种生活设施齐全。我却每每思念着我的小山村,这思念的滋味如饮绿茶。夏季,绿茶是我最爱。沏一杯西湖龙井,看茶芯在开水里舒展身姿,等它缓缓浮上水面,俯下头深深一嗅,收获满鼻清香。那清香里竟谱写着荷塘月色的妙韵,又似水墨丹青空灵雅致。轻啜一口,入舌尽是芳菲,于是自外带来的满身暑气、俗气立刻消失殆尽。

  我思念着那片养眼的青翠竹林,思念着那个小船悠悠的渡口。现在我常常回去,沧海桑田山村巨变,满村已经无人识我,所幸那竹林渡口仍安在。只要在那水岸一隅坐下,一颗叮叮当当的心立刻就能归于沉静,如同饮下一杯最爱的绿茶,瞬间可以安我心神。

  假如这种思念唤作乡愁,那就是绿茶般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