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红栲书柜

2017-10-14 12:01   来源:龙海网   编辑:王键    
字体:【

  宽大明亮的书房里,立地而起,直抵天花板的大书柜旁边,一个矮小的老红栲书柜,静静地依偎在那里。

  岁月打磨下,老红栲书柜表面那些硬而清晰的木纹,渐渐趋向平整。鲜艳的红漆,也随着时光一点点褪去,只剩下淡红。只有那遍布书柜周身的伤痕,不见减少,越发斑驳繁密起来。

  站在老红栲书柜前,轻轻地抚摩着那一道道随着岁月沉淀下来的划痕,就像是摩挲着父亲眼角那日渐堆起的皱纹一样。柜门前,把手边,一道细不可查的擦痕,轻轻地睡在那里。我的记忆却被清晰地拉向那个夏日午后。

  天气有点闷热。厨房里,油锅不时“兹、兹”地响着,都吃过饭了,妈妈却不知还在忙着什么。客厅沙发旁,老旧的电风扇有气无力地摇动着。父亲捧着一本书,聚精会神地读着。鲜艳的红栲书柜里的那些书,到底有什么魔力,让父亲都忘记了我的存在?

  我悄悄地把一张靠背椅推向书柜。椅子和地板摩擦发出的响声,引起了父亲的注意。他把头抬起,向我这边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什么问题,又低下头,沉浸到书中的世界里去了。

  我爬上椅子,拉开柜门,从那一排排大书里,使劲地拽出一本书来。打开书页,一股淡淡的墨香,氤氲而起,向我的鼻尖轻轻拂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点好闻的样子。可这也不能让父亲如此沉迷呀?白色的纸张上,一个个方方正正的汉字,一排排的,就像妈妈帮我收拾得整整齐齐的玩具一样。这就是父亲的玩具吗,所以他不理睬我?还是这白白的书像牛奶糖一样好吃?于是,拿起书脊,狠狠一咬。“哎哟,我的牙呀,好痛。”我忍不住哭叫起来。

  “宝贝,怎么了!”听到声音,父亲甩开书,大步向我跨来。看着我没出什么大事,再看看被我甩在地上的书,还有被书脊划出细痕的红栲书柜,父亲弯下腰,捧起书本,对着书脊上那湿湿的口水和几不可见的牙印,哈哈大笑,装出心痛的样子:“我宝贝的红栲书柜,我可怜的海明威,我珍藏本的《战地钟声》。”

  我们搬了几回家,书柜也换了好几回。可是这红栲书柜和牙啃海明威的故事,却随着父亲工作单位的一次次变换,随着我一天天长大,随着我们一家人,不离不弃,从未老去。

  老红栲书柜静静地立在大书柜边。红漆斑驳,老痕历历。平整的榫卯,在几次搬家摇动中,渐渐破漆而出。抚摸着渐渐突起的榫卯,我不由得感叹,过去的老物件真是神奇呀,不用铁钉,靠着几片看似普通的木片,就把各种构件牢牢地结合在一起。

  淡淡的墨香中,我的童年,父亲的故事,还有我们一家人陪伴在一起的岁月,老红栲书柜,就像是那神奇的榫卯一样,把我们和中华民族几千年优秀的文化,以及外面世界各种各样的精彩,神奇而又巧妙地联结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