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海与台湾的渊源关系

2017-10-14 11:32   来源:龙海网   编辑:王键    
字体:【

  龙海与祖国宝岛台湾龙海一水相连,语言相通,习俗相同,骨肉相亲。龙海人渡海开发台湾自古有之。据《台湾通史》载称,历经五代,终及两宋,中原板荡,战争未息,漳、泉边民渐来台湾。在台湾地名册中,有许多与闽南类似甚至相同的地名,如台北的圆山、芝山;台南佳里乡的漳州里;嘉义县布袋镇的九龙里、龙江里;佳里乡和高雄小港乡的海澄里、海澄村等40多处。邵秦《台湾名称由来考略》称,去台湾的大陆人中,以闽南人最多。1980年的《中国百科年鉴》载,台湾省人民中,80%左右系福建省人移去后繁衍的,原籍泉州和漳州人最多。据查,仅抗日战争胜利后,龙海人去台居住地即有1000多户;而自抗日战争至今,台胞迁居龙海的人数已达900多人。

  龙海人大批到台开拓定居始自十七世纪初年。海澄人颜思齐、字振泉,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因遭宦家欺凌,愤杀其恶仆,逃亡日本平户为缝工。数年后家渐富裕,结识了许多流寓日本的故国志士,遂成为日本甲螺(日幕府立汉人为甲螺,以管汉人)。天启四年六月(1624年7月),与杨天生、陈衷纪、郑芝龙等共28人结为盟兄弟,参与当地农民与居民的起义,后因事泄,被幕府追捕,遂驾船逃离日本。于同年10月5日(农历八月二十三日)在台湾的笨港登陆。登陆后以诸罗山为根据地,辟土伐木,构筑寮寨,并与当地高山族人划分疆界,不相侵犯。不久,郑芝龙族人去台,思齐又派杨天生等人分乘十艘船到漳、泉招收贫民赴台拓荒,连运两三批,共有3000多户,分十寨居住,致力于开发山海,继而在笨港埠东南平野,建成“井”字形街路,分九区为首都,中区筑大高台为“开台王府”,众拥思齐为“开台王”。1625年9月思齐病笃,嘱告盟兄弟说:“不佞与公等共事两载,本期建立功业,扬中国名声。今壮志未遂,中途夭折,公等其继起。”思齐死后,众推郑芝龙继任盟主,开拓事业又有新的发展,终把台湾西部平原开辟成为一个富庶的农业区。后来台湾人民在新港妈祖庙前兴建高达五层的“思齐阁”,表示对开拓先贤的缅怀。

  正当颜、郑集团致力于开发台湾之际,荷兰与西班牙殖民主义者先后入侵台湾,割据南北。在殖民主义者统治台湾的38年中,台湾人民的抗争活动始终没有停止过。1652年,以郭怀一为首在安平爆发抗荷武装起义,后被血腥**下去,更加激起台峡两岸人民驱荷赴台的义愤。1657年,何斌来厦门献图于郑成功。1661年4月,郑军从厦门誓师,攻取台湾。郑军中有不少龙海农民、渔船民子弟参加。如宣毅前镇提督、虎卫将军陈泽(浮宫霞寮村人)征台打先锋,他所率领的4000名铳船队,在北线尾全歼荷军精锐,又与水师联合击沉击毁所有的荷兰舰艇,战功卓著。驻台后又跟郑成功视察各地,安抚高山族,开发诸罗(嘉义)、彰邑(彰化)、台南麻豆等地,效“寓兵于农”之法,使部队“农隙则训以武事,有警则操戈以战,无警则负耒以耕”,“使野无旷土而军有余粮”。又积极组织大陆移民入台,他的夫人郭氏,胞弟陈亥和陈拱及陈氏家族多人也来台定居屯垦,为建设宝岛立功。现台南市忠义埕七巷里,有座具有300年历史的“颖川家庙”,又称“陈氏聚德堂”,供奉陈氏兄弟的神位。这里是当年陈泽将军的故宅“统领府第”,其后代子孙今已繁衍至第十代,称盛于台,而国内同族同胞遍布省内外,也很兴旺发达。

  台湾进入全面建设的阶段,是在清康熙统一中国以后。康熙廿三年(1684年)采纳施琅建议,逐步放宽“海禁”,增设海防,并鼓励兴学、通商和耕种。石码龙海桥附近发现有施琅的“功德碑”,记载着当年福建水师提督施琅率领大军统一台湾的功绩。此后,沿海一带移民入台垦荒者日多。据《闽漳龙邑莆山林氏家谱世纪》载:原龙溪县二十九都白石保(今龙海县角美镇埔美村)林氏家族,自明末至清乾隆卅九年(1774年),移居台、澎、金门者已近百余人之多,尤以乾隆末年十四世林瑚六偕子安邦(字平侯、号石潭)渡台开基台北新庄、板桥为出名。这一家族在开发台北、发展实业中,成为台湾的五大财团之一,拥资数十万。“平侯既富,念故乡族人贫苦,仿范仲淹义庄之法,置良田数百甲为教养资,复捐学租,倡修淡水文庙及海东书院“。在祖籍龙溪创建”永泽堂林氏义庄“,自1821年起至1937年止,经林家四代人乐施经营,为闽省著名的慈善事业之一,也是闽台关系史上值得称道的一件事。原海澄许氏家族,分布于美江、月港、峨山、港滨等处,清顺治、康熙年间因战乱及迁界而外迁台湾,现分布在台湾各地有港滨派、文山派和美江派的后裔,他们为发展台湾经济也作出了积极贡献。

  甲午(1894年)中日战争后,清ZF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日本。在沦陷时期,台人谋求自主,建立“台湾民主国”,举林维源(字时甫,平侯之子)为议长,不就。捐白银100万两,支援台人抗日,并迁居厦门。卒葬祖籍白石保,表现了可贵的爱国主义精神。后来清廷议重建海军,苦于国币匮乏,时甫之子尔嘉(字菽臧)慨然解囊,报效白银200万两,却被慈禧太后挪去建颐和园。尔嘉爱国无门,遂退隐鼓浪屿,并建造了闻名的游览胜地“菽庄花园”。台人举事失败后,也有一批人先后返回大陆,定居龙海,继续寻求救国救民之道,投身革命者有之;探索实业救国之道,办工厂农场者有之;发挥自身特长积极为抗日救亡服务者有之。如李克己烈士,台湾省台南人,1931年在厦门参加中国共产党,随后参与武装斗争,先后任闽南红军游击队第一支队军医,中国工农红军闽南独立第三团政治部主任,中共漳州中心县委委员。1934年5月4日,在平和五寨战役中同敌人肉搏而壮烈牺牲,时年仅27岁。又如许南英,号蕴白,台湾省台南人,任过台南筹防团练局统领,是一名热诚的爱国者。甲午战争后,许坚持民族大义,随爱国将领刘永福扼守台南抵抗日军占领,因寡不敌众又无后援而战败,毅然抛弃全部财产,举家迁回福建入籍龙溪。辛亥革命后,一度出任龙溪县知事。其子许地山,受到“五��四”运动的洗礼,是个有名气的新文学作家,发表许多文艺作品,积极宣传抗战和民主,反对投降和独裁,还不辞辛劳地为抗日救亡青年上文化补习课,他的名著《落花生》被选入小学课本,还出版了一卷本的《许地山选集》、再如赖乾,又名赖忠,祖籍平和,家居石码,自幼随祖父渡台谋生。甲午后,他与一批有志青年参加抗日。赖忠、高义、简大狮等九个结拜兄弟因炸死敌酋遭通缉,部分逃回大陆。后赖投身于国民党部队任少校营长。1925年左右退伍携资到石码晏海路购置大观园戏院约400平方米面积,改建中兴机器厂。工厂设备为当时龙溪县最先进。开始从搞修配,发展到修造工厂高炉、机器及轮船动力机械,且兼办石码第一家自来水厂,秉承父志授徙扩业,为发展闽西南工业培育了不少人才。至1935年逝世,葬于山后村天鹅山之阳。现赖子孙十多人分别在龙海工厂和学校任职。日本统治时期,从台湾迁来龙海的医生很多,光石码就开设近十家西医、牙科、眼科,在港尾、浮宫、海澄、角美等地也不少。抗日战争爆发后,被国民党当局内迁闽西连城和闽北崇安等地。

  此外,还有辗转于大陆与台湾之间,潜心著书立说教育后人继续奋起者。如,著述《台湾通史》的连横,号雅堂,台南人,祖籍龙溪县马崎村。甲午战后,割让台湾,他深感弃民之痛,千方百计保存撰写《台湾通史》稿约60万字。还在1931年,命其子连震东返回祖国大陆工作,嘱咐他“欲求台湾之解放,须先建设祖国”。连横本人曾五度返回大陆寻求爱国复合之路,但都无结果。1936年病危,仍谆谆告诫儿子连震东说:“今寇焰迫人,中日终必一战,光复台湾即其实也,汝其勉之!”爱国之诚可嘉。据悉,其孙连战的名字是他起的,因他希望用民族正义之战来驱逐外侮,振兴中华。

  抗日战争爆发以前,龙海与台湾的航运贸易十分发达。据老行业者反映,清同治四年(1865年)在石码设立海关,建置对外通商贸易口岸,石码与台湾的航运贸易蓬勃发展,船头行相继开设,计有连生经营的五美行,曾开福经营的裕孚行,曾连生经营的义记行,陈茂坤经营的义发行,张义经营的协泉行等。竞相招揽生意,专营介绍船号,办理托运业务,甚且兼作货栈,自造船只。当时行驶台湾载重50―70吨的大木帆船达100多艘。运载出港货物有花金(纸箔)、金箔(家俱漆饰)、杉木、篾器、红料、陶瓷、破缸片(作铺盐埕用)和广东香云纱等,仅花金每年就达2000吨左右。同时从台湾载回白糖、糖水、樟脑、楠木、生油、面粉、玻璃矸、电石、洋灰等进港货物。至抗日战争爆发,厦门沦陷后,日军封锁海路,而国民党当局消极抵抗,又毁坏沿海公路、桥梁并沉船堵塞九龙江下游航道,致使海运事业趋于衰败。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台湾回归祖国。在龙溪、海澄两县人民中,有的被挑选去台接收政务;有的应聘赴台工作;有的前去经商、探亲、访友和定居。龙海去台人员中,现在仍分布在台湾的政界、军界、商界、教育界、学术界,有的还担任国大代表、评议委员、中常委、部长、国策顾问等要职。民间社团组织,有“台北市龙溪县同乡会”,理事长潘景耀(原石码商会会长)。

  1949年9月以后,台湾与祖国大陆长期隔离。但海峡两岸人民无不祈求早日实现祖国统一,叶落归根,骨肉团聚。1981年的台湾报纸刊登一篇扣人心弦的报导:农历三月十一日,台湾省车水马龙,祖籍龙、同、海各界人士10万人云集学甲慈济宫“上白礁”,遥祭大陆慈济祖宫的“保生大帝”,寄托对祖国和骨肉乡亲的眷念之情。龙海人民也不会忘记1928年农历三月,来自台湾的“台南三乐轩歌仔戏班”,冲破日本侵略者的重重阻挠,毅然渡海回白礁祭祖,并与龙海艺人进行文化艺术交流的盛举,更加激起对旅台乡亲的无限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