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海名人录之林秉祥

2017-10-14 00:36   来源:龙海网   编辑:王键    
字体:【

  林秉祥(1873~1944),浒茂岛城内村(今福建省龙海市紫泥镇城内)人,父为新加坡富商。在19世纪20年代,由于林秉祥的伟才大略,事业发展如日中天:他创建的和丰轮船公司拥有远洋巨轮29艘,独执东南亚航运业之牛耳而睥睨国际航运界;他还大规模加工厂、开矿山、垦胶园、兴商会、建银行,成为新加坡集航、工、商、于一体的华侨巨挚,系东南亚华侨史上的一代侨雄。曾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

  国外有关林秉祥的著述颇多,有文章把他与同时代的陈嘉庚作比较,认为林以实业胜出,陈以爱国超越。但是,林秉祥一生爱国爱乡的业绩,却有许多独到之处。其一,他在石码、漳州、厦门等地创建的电灯公司、绍兴花雕酒厂、纺织厂、榨糖厂等都成了当地现代工业的先驱;其二,他在浒茂岛投巨资创建了九所覆盖全岛的采蘩小学,一所商业中学及采蘩医局,显示了寓济世于教育的理想;其三,他在家乡建公园、修道路、迁厕所、推行文明婚礼和丧事简办,极力移植外界文明。可以说,林秉祥是一位极力倡导“走向世界”的开拓者。如今,在经历一个多世纪历史洗礼的龙海第二大侨乡紫泥镇,林秉祥的名字依然家喻户晓。在故乡的溪洲村,人们仍习惯呼其旧居为“番仔楼”,村幼儿园、小学校几经变迁仍以“采蘩”命名。在城内村中心小学教学楼上高悬一块木质浮雕横匾供人瞻仰,为民国四年大总统(袁世凯)题赠。匾长2.4米,宽0.8米,四周雕镂精巧,花团锦簇,中间朱底金字,色泽鲜润。匾上“急公好义”四个行楷大字金光灿灿,经历78个春秋仍然如此完好,令人称奇。由于林氏家族的发迹,兴达及各种奇闻逸事世代相传,因此,衍化为不少民间故事脍炙人口。在浒茂岛上,你随时可能遇上一位热心的海岛人,眉飞色舞、津津有味地为你“侃”上几段。林秉祥卒于1944年,其死因也有这样一个传说:二战期间,星岛沦陷,林对日寇的侵略深恶痛绝。一次他的坐车经过日本岗哨,拒绝向“太君”行鞠躬礼而驱车闯岗,结果挨了鬼子一巴掌,国仇家恨不堪受辱,回家后痛心祖国不富强,海外孤儿受尽欺侮,竟郁郁而终。一位海外归来的林氏族亲,也称确有其事。时光将继续流逝,但对于造福桑梓的海外赤子,人民的怀念永无尽期。

  林秉祥先生出生于九龙江口,最大的冲积平原“海上公园”———浒茂凤林社。是龙溪闻名遐迩的大华侨(民国时期,原中央交通部顾问)。在二十世纪20年代,秉祥先生是星马华族社会的杰出领袖(胡文虎、陈嘉庚、林秉祥)。他既是伟大的实业者,又是新加坡“龙溪会馆”首任主席,中华总商会会长。堪称二战前东南亚华侨史上一代侨雄。他于1904年创办“和丰公司”,属下有和丰轮船有限公司,拥有远洋巨轮20多艘,穿行北婆、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与南中国各大商港。其船只经常出没汕头、厦门与香港等口岸。并在世界各地拥有13个码头,独执东南亚航运业之牛耳。新加坡不但有良好的港口,且是东南亚贸易航线的枢纽。20世纪的前30年亦是中国人大批移民到东南亚各地的蓬勃时期,每年从中国抵星洲之移民或搭客平均在15万至20万人之间。中国人大量涌到东南亚,和丰轮船公司具有主要作用。新加坡政府为纪念他的巨大贡献,在新加坡河畔建设的码头,命名“秉祥码头”。1912年,他与林文庆先生(原厦门大学第二任校长)创办和丰银行,任总理。和丰银行成立不过数年,其分行遍及星马各地,而印尼、香港、厦门、上海等处亦有分行。和丰银行是第一间东南亚的华族银行发展为国际性的业务,是星马华族银行之冠。1915年,与李浚源合购飞机一架赠英国政府,应第一次世界大战之需,英殖民地政府授予“太平局绅”。1920年,捐银二万五千元大洋,助建“新加坡南洋华侨中学”。

  林秉祥先生“功在社会”,富了“不忘家乡建设”。一生好善乐施,积德行善,家乡人民一直是有口皆碑,赞口不绝。他投巨资创办“采蘩”九所小学及一所商业中学,覆盖全岛。独办“采蘩善社”:“采蘩医局”为贫苦人民免费施医赠药,聘请两位医生,并有两班轿夫,如遇急症则抬大夫赴病人家诊治。“采蘩慈善会”,全岛的孤贫寡不分姓氏,每人每月三斗大米,两圆大洋供给。对穷苦死者,无法收殓,则施棺施赈。每年岁暮,发渡岁金予穷苦人,每年受惠者约两千人。“福龙茂”简称(福建龙溪浒茂),引进无数乡亲入星洲。至今,“福龙茂”估俚间,成为浒茂人民的“口禅语”。凡属龙溪浒茂洲的乡亲,要到石叻埠(新加坡)的,只要到厦门登上丰字号轮船,一概免费。到了石叻埠,即住上“福龙茂”估俚间,住宿伙食,亦一概免费,直至找到工作为止。“福龙茂”对乡亲帮助最大。今日许多龙溪海汀等老一辈乡亲对它有很亲切的旧情。他对家乡的公益事业,投资不计其数,如铺桥造路等。同时,他在香港、上海、汕头、厦门、漳州、石码等地,创办“和丰分公司”、办发电厂、影剧院、酒厂、米厂、豆油厂、针织厂等等,不一一枚举。他拨出漳州“府埕”、台湾路、厦门路三十八间屋业的屋租,作为“采蘩善社”基金。

  二战期间,星洲沦陷,他对日寇的侵略深恶痛绝,他曾被日本刽子手闪过耳巴,挨过“头”。国仇家恨不堪受辱,同仇敌忾!他深痛祖国不富强,海外侨胞受尽凌辱。一代侨首终在抗日期间,郁心“气疾”而终!卒于1944年2月,寄棺于星洲(新加坡),于1947年,子林绍鹏遵照父亲遗愿,戴孝送殡,由“丰盛”专轮护送灵柩回桑梓,葬于“番仔楼”西假山“坟园”。全岛家乡人民,悲痛万分!“迎亲”队伍,夹道而立成长龙,祀祭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