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海名人录之苏眇公

2017-10-14 00:33   来源:龙海网   编辑:王键    
字体:【

  苏眇公原名郁文,号监亭,笔名小阮,福建龙海县港尾乡格林村人,生于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父苏陶甫,清末秀才,塾师。眇公幼受父教,秉性刚直,勤奋好学,六岁启蒙,十六岁应试进秀才,名列前茅。1905年被保送到福州福建师范学堂深造,与宋子靖等诸同学痛于清廷的腐败,秘密开展反清活动,倡办阅报书社,购置进步刊物。事泄,逃往日本,在东京结识孙中山先生,思想更为开拓,1906年加入同盟会为会员。他积极参与活动,论文经常见报。曾两度随陈宝琛往南洋筹募福建漳、嵩铁路股金,与海外侨胞关系尤为密切。

  1909年,眇公被派往印尼任《公报》总编辑,时二十二岁。他耳闻目睹华人备受凌辱,渴望祖国富强,撰文抨击清政府,事为爪哇当局所忌,被责令“限期出境”。1910年经香港归国,路过广东汕头,有感于时势,写下《舵江书愤和何海鸣》七律一首①,抒发世道坎坷,大志难展,不甘寂寞的革命情怀。未几,奉命兼程回榕与福建同盟会员共商八闽光复大计。

  1911年春,正值黄花岗之役失利,大江南北革命怒涛汹涌澎湃。十月武昌起义成功,福州随之十一月九日光复。眇公立即抵漳与陈应龙、朱润卿等密筹起义,联络“哥老会”首领张仪共同举义,十一月十一日,漳州光复。紧接着,眇公又与陈智君赶回家乡和甘黄涛、陈畹澜等密商刺杀海澄县令史鉴清,乘勒令县老爷来文昌宫清理帐务之机,黄涛刀伤县令;县城东郊八卦楼上挂起同盟会旗,海澄也宣告光复。事毕,眇公随即返漳。漳州成立“参政会”,他被选为临时会长,并草拟“府县编制章程”不久,该会宣告撤销,由于工作需要,眇公赴福州任《群报》总编辑。

  1912年,福建都督孙道仁、参事会长彭寿松恃功行霸,摧残民意,指使其党徒暗杀同盟会员蒋筠等,群情激愤。眇公于报上撰文并附一漫画:两只螃蟹并走。题语:“杀螃妙在无形,看你横行到几时?”(螃谐音彭)笔锋直指彭寿松,从而触怒了孙、彭之辈,《群报》遭封,眇公被捕,受刑杖逼供而不屈,厉声索笔挥下:“孙策独霸江东,孙中山为民族革命,出了你这个不道不仁的糊涂孙!”充分表现了革命党人大义凛然,睥睨权贵的坚强品质。案发后,京、沪报界义愤,各界人士及海外侨胞大力声援,眇公得以出狱,前往上海。

  1913年,袁世凯妄图复辟帝制,派李厚基、张元奇先后入闽,迫害革命党人。眇公被迫再度逃往日本。1914年,又奉命到南洋爪哇等从事倒袁运动。越年,袁氏公开复辟称帝。眇公在此关键时刻,取道香港归国,筹备成立国民党厦门市党部,并任《江声报》编辑,仍如既往,不避权势,报上撰文加插图:画一狝猿急爬树端的丑态,标明“中国皇帝宝座”六大字,寓意生动有力。袁氏大发雷霆,又将逮捕入狱,受酷刑失去左眼,乃自号“眇公”。幸经王选闲等及海外侨胞多方呼吁声援得释。眇公出狱,同志们热烈迎接以示慰藉,他愤激、倔强、誓与顽敌周旋到底。

  1916年,与叶青眼、许卓然等三十余位同志,在厦门鼓浪屿郑子爱家(现复兴路59号),秘密开召倒袁会议,决定行动之时间、路线,并由眇公负责草拟《讨袁檄文》。后因叛徒告密事泄,眇公避回家乡,袁之暗探跟踪搜捕,幸有群众掩护,才安然脱险。

  在1917年至1937年二十年间,眇公先后任过《闽南报》、《厦声报》、《集美中学周刊》以及上海的《昌言报》等编缉、总编辑,参与《海澄县志》的修纂;又任厦门中学、集美学校、大同中学等校教员。他愤世嫉邪,关心国家民族安危,仍以其犀利笔锋评论时政:1921年10月,英国妄图在厦门海后滩建码头,眇公撰文(笔名小阮)于《厦声报》发表,痛斥侵略者;1925年被选为国民党福建省党部临时执委,④仍兼《厦声报》总编辑,与《民钟》等报联合斥责军阀张毅的暴政;1927年“四·一二”事变后,眇公在《厦声报》刊登蒋经国指责其父蒋介石叛变革命的信件。当局追究责任,该报遭封,眇公被迫辞职往沪,以卖文鬻字过活。

  “七·七”芦沟桥事变后,眇公回厦门于私立大同中学任教,旋因时局紧张,敌机滥炸,随校迁至海澄,后转迁南靖山城。身居山区僻壤,仍然“烽烟万里念中原。⑤”他教学谨严,言简意赅。自编教材,每以爱国名篇、诗句来激励学生,重在言传身教。

  1943年5月13日,这位辛亥革命的志士、爱国者、诗人,病逝在校中(南苑楼上),享年56岁。苏眇公三十余年执笔锄奸,身后萧条,家徒四壁。妻纪氏早殁,遗下续娶甘氏福娘,独生子见京,赖各界人士及全校师生资助,运柩葬于海澄格林村油本山麓。

  眇公长于诗文,工于书法,闽南一带誉称“眇公笔”。遗诗经好友李禧搜得170余首,早在新加坡出版,书名《眇公遗诗》。1982年,福建师范大学副校长,教授黄寿祺为之题辞四首:

  (一)

  少年入学即闻名,老读遗诗眼倍明;

  一代才人兼志士,天生侠骨与豪情。

  (二)

  革命原期国运昌,岂容帝制再猖狂;

  才奇自是眇能视,志洁从来行必芳。

  (三)

  笔政亲操善笔谈,诗声岂独冠闽南;

  幽忧往往同亨甫,警拔时时似定庵。

  (四)

  风义难忘谢大师,手持遗诗嘱题辞;

  雄文更有寒江在,传记平生慰所思。